失子夜

具体看置顶
美人攻帅气受资深爱好者
受宠攻强强互宠骨灰级爱好者

我疯了

我不允许有人没看过更西老师的手书


我家cp今天也是如此rio
烟熏草莓了解一下(。

一个cp洁癖的最高境界

手里拿着朋友的套着对家卡套的饭卡浑身不自在
我还得拿着它去打饭

谁才是真正的男人

雷安

无脑短打ooc

小屁孩的斗嘴吵架

流水账偏题作文(。)

幼年雷(8)×幼年安(9)

私设幼年安哥长得比幼年雷总高

简介:这一次,安迷修终于(无意识)套路了雷狮(但自己也被套进去了(太惨了


每逢中秋佳节,小孩子们皆是有喜有忧;喜的是比平日多一天的假期和多一倍的零食;忧的是比平时多N倍的作业和多重的家庭义务劳动。

比如说雷狮。

早上不到九点就被他老娘从床上捞起来,以光速做完了早晨洗漱,起床气都没来得及发作就被一杯牛奶一片面包堵住嘴塞在了后座上。

昨天晚上偷玩电脑到两点多的雷狮睡眠严重不足。都说普通小孩要睡足九个小时才能正常发育,雷狮这才睡了六个小时不到,于是也不管嘴里的面包和手上的牛奶,头一歪又睡了过去。

而雷妈妈完全没有关注到自己儿子梦里吃面包的神奇状况,她正忙着和安迷修妈妈打电话。

两位妈妈今天约定了一起去市场买过节用品,顺便中午一起在安迷修家吃个饭。本来约好了是雷狮妈妈九点去接,但因为雷狮这个晚起专业户的拖累,两人将近八点五十五才从家出发。万般无奈,雷妈妈只能一边在车流中狂飙车技一边给安妈妈打电话,同时在心里骂了雷狮小兔崽子四千五百遍。

被自家老妈在心里狂喷的当事人在车上也睡的并不安稳。因为车子在不断的左右摇摆前后超车,到处卡来卡去堪比重庆出租车;雷狮靠在车窗上的脑袋也只能跟着节奏摆来摆去,面包直接被甩了出去,牛奶也不知所踪。

好在雷妈妈车技了得,总算没有迟到太多,但也托这卓越超群的技术的福,安迷修打开后座的时候车座上一片惨不忍睹,罪魁祸首躺在一片面包屑之中极其不雅的呼呼大睡,头发上衣服上都沾满了白色和棕色的碎屑。

他强忍着想要爆笑的冲动,一边告诫自己好孩子不该幸灾乐祸一边摇醒了雷狮,又从身上掏出来随身携带的纸巾把车座上的面包屑扫了个感觉,才慢慢爬上后座关门。

雷狮感觉自己被摇醒的振动频率是坐在机车引擎上,头晕眼花的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被那个傻子骑士拽着衣领疯狂摇摆。而他还没来得及骂出句国骂安迷修就手一松把他扔在了车座上。

这两小孩一开始见面的时候就不对付,天知道为什么妈妈们认为这是男孩子关系好的标志。老是带着对方串门,两个人只能表面上笑嘻嘻,私底下不知道打过多少次架。

被晃得头晕眼花的雷狮又摔了个眼花头晕。直到车子开上上市场的路好一阵之后,才气若游丝地挤出一句:“你是不是想害死我好继承我的游戏账号。”

安迷修绿宝石般的眼睛眨了眨,撇了撇嘴,说:

“是啊。”

十足冷漠。

雷狮不喜欢市场,也厌恶逛街。在他看来这种花钱买一堆东西给自己增加重量的事只有女人才会做,他有那个闲钱还不如买游戏点卡实在。但他有个是女人的老妈,再不愿意也只能被扯着出门,哪怕手里还抓着电脑鼠标。

但他不喜欢不代表安迷修不喜欢。或者不说喜欢,安迷修从小受他爷爷的骑士道熏陶,小小的内心坚定了帮助妈妈分忧是一个男人和骑士的责任,所以每次母亲拉他去逛街的时候他都义不容辞。

雷狮打着哈欠看着手里拿了一大堆东西的安迷修,心里直觉这人傻。那堆东西基本上都是安迷修自己主动提出要拿的,除了安妈妈的份甚至还囊括了一部分雷妈妈的,惹得雷妈妈不断夸安迷修懂事。

切,还不就是个傻不拉叽的乖乖小屁孩。
                                   ——by比乖乖小屁孩还小一岁的小屁孩雷狮

若雷妈妈只是夸安迷修也就罢了,但话题一转就扯到了雷狮,絮絮叨叨地开始数落起雷狮这个小兔崽子出生开始就没让她睡过一天安稳觉,从小到大干过数不胜数的混账事几乎让她操碎了心。

毕竟还是小孩心性,哪个小孩都不愿意听自己老妈损着自己夸别人的。雷狮这一听就不乐意了,冷着一张脸看着老妈,然后又一转脸恶狠狠地盯着安迷修,不满的几乎能从脸上冒出黑气来。

而被小狮子狠盯的安迷修完全没有自觉,美滋滋地沉浸在了“帮助妈妈分忧还帮助了一位美丽的女士”的喜悦之中,掷地有声地回答了一句:“帮助妈妈和阿姨分忧是男人责任!”

雷狮这一听更不乐意。小孩子逻辑简单,他听了就觉得安迷修在说自己不是男人。早上的不爽和莫名其妙的获胜心被完全激发了起来,他一把抢回安迷修手里雷妈妈那份,还把雷妈妈手里的全都拿了过来,一大堆满当当的袋子加起来居然比安迷修的还重。

他一扭头对着雷妈妈说:“我帮你提。”

两位妈妈惊讶地看着雷狮的行为,想不明白刚才这位还两手空空的小少爷怎么忽然转了性。末了安妈妈夸了一句:“雷狮也长大了,变得懂事了。”

雷狮一听,嘚瑟的小眼神都快飞上天。

安迷修被雷狮胜利者一般的目光搞的浑身不舒服,心里也莫名带了点委屈,但这点委屈很快又被雷狮的眼神所挑起的好胜心燃烧,他一言不发,借过了自己妈妈手上剩下的所有袋子。

接下来的一路,两个小屁孩明面上和自己过不去实际上和对方过不去的拼命往自己身上压重量。而两位妈妈虽然惊异于儿子们的拼命,但也乐得清闲,没想太多就随这俩孩子去了。

最后雷狮安迷修因为过劳在到了安迷修家后直接瘫在了沙发上。可即使身体很劳累精神却依旧活跃,眼神在空气中交叉对视噼里啪啦的几乎要撞出火花。

妈妈们不懂小孩之间的战争,只是在餐桌上看着两个儿子总往同一个盘子里伸筷子,雷狮吃了他平时从来不动的苦瓜炒蛋,安迷修吃的肉比平时多了一倍有余,简直魔幻。

更神奇的是两人仿佛心有灵犀一般,总是精准的选定了对方要的那块肉那棵菜,而且死活不换。一瞬间桌面上汁水四溅,四根筷子你撞我我撞你的在桌上跳起了社会蹦迪,现场火爆堪比舞林大会。

抢饭吃的结果自然是吃到肚胀,两个人几乎是抱着肚子一步一步挪到了客厅,过度劳累和过量进食彻底打败了抱着“我不会输给那家伙”坚定信念的两人,他们终于彻底瘫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在雷狮走之前安迷修叫住了他,把一样东西丢到了雷狮手里。

雷狮伸手一接,发现是他早上那瓶不知所踪的牛奶。

“我不会再帮你捡了,下次别再乱扔了。还有,”安迷修顿了顿,又扬起一个恶作剧似的笑,站在原地用手比了比两人之间的身高差:
“喝牛奶和早睡有助长高。”

——END—————————————————————————

大家中秋快乐,太久没更新送个ooc小甜饼给大家

以及后来比雷狮矮的安迷修无数次痛骂当年的自己傻逼(ntm

深夜吹吹我家小情侣

最近越想越觉得雷安这种对等互补的性格和相处模式真的是好棒哦!实力强大难分强弱独立自主的两个人,明明感觉身上没有任何相似之处却总是让人觉得他们有同样的孤独和骄傲。在对方身上看到与自己截然不同的东西,明明曾经的自己很不屑,但在看到对方身上特质时又忍不住被他吸引,找到的是自己生命中所缺失部分完美契合的存在,也明白自己终究不可能成为对方那样的人。

但因为看太久反而在想移开视线的时候难以移开了(雷狮:安迷修扯住了我的眼球(???

然后因为是对等关系!所以经常会因三观不合打架(爆笑)因为不服对方所有拼命证明自己是对的,甚至不惜用暴力胁迫(???)对方低头(什么青春期沙雕小男孩23333),你来我往的把对方按在地上摩擦,我真的觉得安安只能靠技巧取胜,雷总真的太大只了比安安整个都大一圈啊我的娘,雷总真的可以把安安整个都抱在怀里

然后讲年下,天了年下猫系攻真的是太可爱了,而且雷总这么坏坏,肯定很快就能摸清楚怎么套路安安和让安安无法拒绝,但另一方面我觉得雷总在这方面有时候应该挺耿直的,喜欢就是喜欢想晏就是想晏没啥必要说谎除非是为了玩什么情趣play(。)而且我喜欢他用他的脸直接迷惑安安哦,长得好看真是可以为所欲为(???

除此之外还可以和安安撒娇!啊!我真的好喜欢年下撒娇,比如睡觉埋到安安胸前啊仗着比安小一岁喊安哥哥然后占便宜啊累的时候抱着躺在安安大腿上吸安气啊虽然非常ooc但恋人之间有什么嘛(理直气壮)重点是安安在被大猫猫撒娇以后明知道对方在打鬼主意或自己觉得很烦但是又带着一点小小的宠爱和纵容放任雷狮的行为真的是太!甜!了!安宠雷真是宇宙无敌可爱!(大喊大叫

而且还能从对方那里得到以前没有得到过的关心,比如安安的贴心早餐和爱心便当啊雷狮的凹凸黑卡(雷狮:花完再回来。安迷修:???)之类的

我觉得雷狮和安迷修之间绝不存在什么“你是我追逐的方向”“你是我遥不可及的光”这些东西。他们是对等的,独立的存在。即使对对方心生向往,但他们强大的灵魂,独立的自我,决不动摇的信念与原则,强烈的自尊与骄傲都不允许自己向对方低头

在我看来他们都是清醒的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所以即使对对方心生爱意也不一定会第一时间表白,而是顺其自然享受每一次与对方的接触,哪怕是交织着血与汗水,呼啸而至的暴雷与狂风,哪怕言语间的交流只有刀光剑影中的几句嘲讽,但依旧会在撕扯之中感受到那份疯狂的爱意,对对方缄默不语的爱真是太棒了(大声赞美

根据我的经验,台风来前一天的晚霞是最好看的(拍的丑而已(艹
这次台风挺吓人,红色台风预警我长这么大都还没见过,希望平安🙏🙏🙏

一个精神极不稳定的老年人置顶

可以叫夜哥,游哥,夜游哥(???

不要叫太太、老师等称呼,担不起,谢谢

苦逼高三中,乐乎卸载中,失踪,不定期出没

是个渣男,挖坑看心情填坑看心情,混乱中立,建议不要关注

凹凸💜雷安💚过激洁癖不拆不逆,其余杂食

是卡米尔左党,卡埃,卡帕都食,真香jpg.

雷颜吹,安厨,是个总是在吹雷哥的脸的安粉

雷王星极左攻派,雷点是任何雷王星右

只要杂食和对家不出现在评论基本上是个好脾气的人,有时候喜欢多管闲事,破事儿多,废话也多

道德水平极低,法律意识薄弱

三观极端不正,自我中心主义

以上

————————————————————————————
更新一条

请对家的小妹妹们不要关注我因为鬼知道我会不会看到你cp过激的简介和置顶然后拉黑你🌝

过激洁癖能干脆利落点吗,嘴上说着过激洁癖不拆不逆然后跑来对家吃粮,你要是敢把我家的cp清水当作逆家来吃我就打爆你的狗头🌚

谨慎关注,你好我好大家好

立个flag 考完高考写双刑侦雷安

大概是→新人警员雷×老干部刑侦队队长安
第一个案子已经想好了,剩下几个案子还在构思_(´□`」 ∠)_
希望高三能把我的语言表达能力锻炼的好一点不要再让自己看起来是个沙雕小学生了_(´□`」 ∠)_
希望写有逻辑的文但是我好像忘了自己是个文科生_(´□`」 ∠)_是时候抱住理科生甘甘的大腿了(甘某看到这条请不要回复我,要脸

【雷安】一根香肠引发的血案

群里活动 @皇家101
学pa
高一(准高二)雷×高二(准高三)安
沙雕使我快乐
题目和内容没有关系
无脑短打ooc
注意避雷

安迷修赶到小卖部的时候已经是午休时间了。平时常年挤着人山人海的柜台此时显得格外冷清,除了小卖部阿姨坐在柜台前有一搭没一搭的打着哈欠,附近连个人影都见不着。

他不由得松了口气,最近与准高二的学生会交接的工作让他忙得晕头转向,这几天午休放学后几乎是脚不沾地的往各个部门要资料送资料;中午还得加班加点的将各部门的材料重新校对,一连串的麻烦打得安迷修几乎是措手不及。

加班太投入的结果就是错过学校食堂的午餐时间,但安迷修也不是第一次这样干,他直接绕过了食堂奔向小卖部。

虽然吃不上食堂热乎乎的饭菜,但小卖部的面包还是颇能满足安迷修的。

他选好面包,刚准备掏钱包,眼睛余光便扫到了柜台边的香肠机上。

不知道为什么,平时颇受学生们欢迎的脆皮香肠今日居然还有剩。安迷修想起以前自己到小卖部香肠机基本是空的,而传说中引得无数学生哄抢的脆皮肠更是只闻其香,他无数次被那股香气吸引,却只在别人手里见过被咬完的签子。

今天还是有好运的,他想,手向香肠机旁的签子伸去。

然而,说时迟那时快,另一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手快速的而精准的抽出签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串起香肠,在安迷修惊愕的目光送进来主人的嘴里。

小卖部打着哈切的阿姨都被这股气势惊动,眼神瞬间清醒,目光狐疑的打量着安迷修这边。

安迷修却来不及回应阿姨的目光,他看着眼前这个嘴巴里咬着他的香肠低头看手机的学生——长得还挺帅的,不过没什么用,他现在满腹燥气甚至想要暴打他一顿。

像是感应到安迷修的目光,对方终于肯将目光从手机移到安迷修脸上,察觉安迷修的神色不对后;又在安迷修近乎实质的目光中看了看空荡荡的香肠机,脸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

“不好意思啊安迷修学长,”他抬起手晃了晃手中的香肠,动作像是在道歉。

安迷修刚在想自己是否太过小心眼一根香肠都要计较时,他又慢悠悠地补了一句了:“我没看到你,所以我先拿到的归我了。”

安迷修顿时感觉自己头上的青筋都蹦出来了。但这话倒也提醒了他,他这才注意到对方貌似比他高不少,甚至安迷修得微微抬头才能直视对方的眼睛。

但这依旧不妨碍安迷修想要暴打他。

骑士道,骑士道,他在心里默念,强压下自己想要暴打对方的冲动和吐槽高一暴力发育的腹诽,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开口:“……你没注意的话没关系,不过现在是午休时间,学弟还是赶紧回宿舍午休吧。”

“学弟”两字几乎是从牙齿之间磨出来的。

雷狮像是有些惊讶的看着安迷修,似乎没料到对方会是这种反应;盯了安迷修一会儿,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嘴角勾起了一个兴致盎然的笑。

“多谢学长关心了。”他笑得如沐春风,却让安迷修忍不住毛骨悚然:“但这说到底是我的错,所以……”

他的手一抬一翻,香肠就直直捅进了安迷修的嘴里。

“这根香肠就还给学长好了。”

“啪。”

安迷修听到自己脑海里那根名为理智的弦,断了。

end

——————————————————————————————

ps:后来校园论坛版的出现了“学生会会长在小卖部被人用香肠捅了”这种标题
pps:据说校园论坛版主是小卖部阿姨

——————————————————————————————
来不及重写了就这样上吧,下次再写傻哥哥的脑洞
对不起我拉低了神仙们的水平(哭